据外媒报道,在环保人士抨击早前的提议过于宽松后,拜登政府正在对汽车温室气体排放推行更加严格的限制措施。

12月20日,美国环境保护局局长Michael S. Regan表示,“我们正在制定强有力、严格的标准,这将积极减少汽车排放对人类和地球造成的污染和伤害,同时为每一个家庭省钱。”

最终标准规定了轿车和轻型卡车的碳排放量,2026年车型在实际条件下可能转化为40英里/加仑的燃油经济价值。新规取代了被前总统特朗普放宽的命令,并将要求汽车制造商在他们新标准的基础上,将汽车的碳排放量多削减22.6%。

为了应对环保人士和公共健康倡导者的压力,美国环保局加强了排放新规的力度,使其比8月份概述的最初提案更加严格,并与奥巴马政府2012年制定的要求大体一致。

美国环保局8月的提案将2026年车型的整个车队二氧化碳排放量限制在171克/英里,在实际条件下可能转化为高达38英里/加仑的燃油经济价值。但美国环保局收紧了最终的排放要求,2026年车型的碳排放量被限制在161克/英里,这有可能转化为40英里/加仑的燃油经济价值。相比之下,正在被取代的特朗普政府的目标将把尾气排放的二氧化碳上限限制在208克/英里,这可能转化为32英里/加仑的燃油经济价值。

这项排放新规将在60天内生效,并对2023年至2026年生产的乘用车、SUV和轻型卡车实施监管,这是有史以来最严格的排放标准。不过,拜登政府并没有屈从于环保主义者的要求,去收紧一系列拟议的税收抵免和激励措施,因为这些措施会给汽车制造商提供更大的灵活来满足排放新规的要求。

尽管环保人士和政府官员曾警告说,这些激励措施可能会降低减少的实际排放量,但汽车制造商强调,灵活对车企达到新标准至关重要。根据美国环保局最的一份分析报告,没有这些激励措施,汽车行业可能无法独立满足2020车型年的要求。

随着年度减排措施变得更加严格,这些灵活措施在未来几年可能至关重要。美国环保局要求,2023年款车型的整体均碳排放量为202克/英里,较特朗普时代放宽的2022车型年的排放标准提高了9.8%。2024车型年的均碳排放要求将额外收紧5.1%,随后在2025车型年再收紧6.6%,2026车型年再收紧10.3%。

Regan说,排放新规对美国“走向零排放的未来,重新确立美国汽车工业在清洁汽车技术方面的全球领先地位”至关重要。(谭璇)

推荐内容